布缪一生推

BG战士
冷CP爱好者
天雷GL
腐向只混黑塔
咸鱼一条_(:з」∠)_
目前主混凹凸,不时出产塞尔号布缪、凯莉相关
带我玩鸭(。ò ∀ ó。)

是……私设!
也许会有全员吧……
有人教我用SAI咩?⊙▽⊙【猛男落泪】

囧瑟光:

喜欢过的bg向cp无一例外全都有bl对家,无论是不是官配永远都是对家多,联想最近喜欢的杰园天天被杰佣说三道四,出茶渚枫青蓉啥的我都已经佛了……


给bg点活路好不好……异性恋在二次元咋就不正常了呢


_零届苏生:



心疼太太。
病态的归属感。
还有秉承着“同性是真爱”这一条例的扭曲的崇高感。
无法理解。




修竹老爷:







        关于ky的事,作为bg党在这个不知道为什么发展成这样病态的以同性恋为时尚为信仰为荣誉的时代,压力很大,我不反对啊很美好啊我也有吃的cp,但是仿佛异性恋变成了罪过,不管在哪个平台发布作品都有人问为什么不是bl,甚至盗用的营销号评论下方也是如此,十分讽刺,我憋了很久,以至于今天的一点就着,连发两条挂人动态,实属失态。
         给大家的好心情造成了影响,我给大家道歉,我会去把那几条评论删掉,也谢谢帮我说话的孩子,各位权当无事发生各自安好。





#diss店铺小林课长#
想定制千万不要去这家店铺,征集也请考虑,真的。
在淘宝上偶然因电总的汉服paro认识了这家店铺,又看到有定制链接,刚好也想定制一套凯佬的私服,就下了单在这家店定制,结果,呵。

第一套凯莉的私服,名为放羊的星星
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定制这套花了600(没有要帽子),结果腰封做错了,裙子的整体也不是十分还原,店家还特别任性,我问腰上的蕾丝边怎么没有?她答:加上了就破坏整体样式了。可既然是定制C服,不应该越还原越好吗?行吧,那就不加了,配饰也没有和裙子一起发,行吧,我顺丰,可对于发货这个问题她一直避而不谈,心虚还是怎么的?!好歹你回我句话啊?连敷衍一下都不愿意?因为要军训,我在去学校前已在淘宝上明确表示要顺丰配饰,4天后的现在回来,客服回都没回复,十分火大。

第二套非定制,是电总的汉服paro,大概是因为定制,还比较还原,但这料子未免也太薄了点?可以看见内衣了都?!内衬的绑带、手上的绑带还有缠在腰上的那一条不知道叫什么的(对汉服各部分的名称不是很了解请见谅)用料竟然是平时买蛋糕绑蛋糕盒的塑料带子!征集的50加上尾款的260一共310,这成本未免也太省了点?而且感觉和厂家十分没默契,发货经常少发东西。

第三套是最让我火大的,凯莉泳衣,之前在三分家征集,结果遗憾流团,就决定订制,发货速度贼慢,我暑假前订制,结果暑假还有5天结束才得到货,还是发顺丰的,结果实物色差巨大,定制前她问我偏粉还是偏紫,我说偏粉,结果偏成了肉色?excuse  me?!她还说颜色就那几种,是最还原的了,我他妈???定制前我问她有海绵垫吗上衣,她:当然了,不然怎么下水?那请问海绵垫呢?我、要、怎、么、下、水?说好会还原泳裤的绑带,结果直接给我弄了个片式,客服对于这个问题也一直是避而不谈。港真,我觉得我根本穿不了,既然穿不了,不就等于买了一堆废布料吗?这套泳衣我花了480,我觉得它根本不值这个价!

现在店家在汉服群里面表示衣服太薄,裙子太薄太露,补发抹胸、安全裤什么的。
我只想说与其拼命的想要补救,还不如一开始就做好,样衣做出来时都没意识到这些问题的吗?客服的服务一言难尽,可能是因为交涉太多,我跟她说的许多事情,比如发货时间时常忘记,还要我不停提醒,求求你备忘一下好吗?轻飘飘的一句“抱歉哈”我听得已经够多了!

好了,现在她只回应LO裙腰封问题,这的确是我问题行了吧,其他的半句不提,还表示“既然挂人了,配饰就不会补了”态度巨差,我祝你原地爆炸!!!

求各位大佬转载一下,求不要“祸害”到更多同好。

LO裙和泳衣均已授权,电总只知道圈名昵称,不知道老福特号,故无授权请见谅。

“生日快乐,我的甜心。”她踮起脚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

日常向小段子
写着爽,爽完就跑

“你不热吗?布莱克?”缪斯抹了一把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向自家大夏天还穿着一件黑色打底衫的男友问。

“有一点。”布莱克仍专心致志的看着手中的书,连头也不曾抬一下,这敷衍的态度让缪斯略有些不爽。她起了坏心,趁布莱克不注意,如一条鱼一般钻进了他的怀中,掐起了对方的痒痒肉。

布莱克只好分出一只手来扶着她,防止身上这只不安分的小狐狸从沙发上摔下来。然后又轻车熟路的掐几下对方身上的敏感点,等怀中的人终于安分下来,他这才又心无旁鹫地看起了书。

缪斯就这么乖乖的依偎在布莱克的怀中,她很喜欢他身上的味道,像是一汪山间的清泉,清冽。闻着他身上的气息,原本焦躁的内心像是被羽毛轻柔的拂过,渐渐平静下来。可布莱克的发丝又时不时掠过缪斯的脸颊,带着他身上的冷香,痒痒的,就如她现在的心情一般。

缪斯试探性的卷起一缕布莱克鬓角的头发,对方似是没有注意,于是她便愈发大胆起来,索性直接在他怀中编起了辫子。

“嘶——”一个不小心,手上的力度大了些,听到头上传来的痛呼,缪斯迅速松开了手。

“抱歉!我、我不小心……”缪斯小心翼翼的瞄着对方的脸色,“对不起……”

布莱克这才注意到自己已经惨不瞩目的头发,他叹了口气,道:“你先帮我把这些解开吧。”

“啊?啊!好的!我去拿梳子!”得到赦免令的缪斯松了一口气,走着走着,她又转身道:“要不我顺便帮你扎个头发?这样看起来凉快些。”

……只是看起来吗?布莱克这样想着,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缪斯便拿着梳子和发绳来了。“如果我弄疼你了就说哦。”缪斯的手穿过布莱克的发间,认真的将刚才她编的辫子一个个地解开。不得不说,布莱克作为一个男人,他的发质真的很好,如丝缎般滑。梳子从头至尾几乎没有遇上一个结,顺顺利利的一梳到底。

“高马尾了哦,那样最凉快。”缪斯一边说着,一边将布莱克的发丝拢起来。

布莱克安静的任由她摆布,过了好一会,身后没了动静,他试图转头,“别动!”缪斯的声音又猛地响起,他只好又乖乖的转回去。

“好了!”布莱克拿过镜子一照,正常的高马尾,绑头发的发绳是红色的,十分的显眼。

“怎么样?我的技术还不赖吧?”

“嗯,很不错。”

“那么,我要奖励!”缪斯指了指自己的脸颊。

布莱克会意,在她脸上轻轻一啄。得到“糖果”的缪斯心满意足的刚抬脚准备走,就被拉入了一个充斥着冷香的怀抱,还没来得及发问就被一个深吻堵住了嘴。

“那只是刚才的回礼,”她听到他在她耳边低语,“你以为我真的没有发现你在我脖子上留下的吻?”

论一个好助攻的重要性

祸害完了本命就该轮到老王(划)师傅们了√
瞎jb写,爽完就跑(bu)
似乎与标题无关?
ooc预警!

我,海瑟薇,(老)超能系精灵王。芳龄四个问号+,至今单身。

我的喜欢的人叫霍德尔,(老)暗影系精灵王。作为和我同时代的同志,他也令人欣慰地至今单身。

我有一个可爱的徒弟,叫缪斯。作为天蛇星万千宠爱的小公主,她的感情历程可谓顺顺利利,顺利到我严重怀疑他们应该已经本垒打了。

顺便一提,她的男朋友叫布莱克,黑长直白皮肤的美男一枚。与霍德尔可谓亲师徒,两人周身散发的X格奇异的一致。

年轻真好哦。

看着在我四个问号+岁的生日宴上无意识秀恩爱的这对小情侣,我这样想着。

呵,年轻人_(:з」∠)_

“徒儿啊,师傅问你个事呗。”我找了一个布莱克不在的空隙,凑到缪斯身边。

“师傅你想问啥?”

“咳咳,就是说……当初你这颗小白菜是怎么被布莱克拱……呸!你们怎么在一起的呢?”本以为年纪大了,对于问这种问题应该脸不红心不跳,结果差点把内心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嗯……这个嘛……那天我一时兴起想去酒吧喝酒,结果不小心喝高了,他来接我……然后我就一边告白一边把他给按墙上了,然后他就把我……”说到后面,少女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不愧是年轻人,真刺激。

“送回家了……”

???

“然后呢?”我不死心的问,现在的年轻人说话都喜欢大喘气的吗,老年人心脏受不起啊。

我可爱的徒弟眨了眨她的眼睛,无辜的说:“第二天我们就在一起了呀。”

“不是,我是问……你喝醉的那天晚上,他有没有……那啥?”我尝试将她的重点转移到正确的方向上,结果还没等我说完,她的脸瞬间通红。

“才没有!!!师傅你真讨厌!”她扭头跑了。不,准确来说,是扑进了一旁早已等候多时的布莱克怀中。

呵,年轻人。

顾不得那对腻腻歪歪的小情侣,我jio的我应该担心一下我自己。

我看了看人群中的霍德尔,他正在专心致志的吃自己的那一块蛋糕,嘴边不经意的沾上了白色的奶油,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可爱,想……

打住!我怎么可以有这种痴汉的想法!

我再次心虚的瞄了一眼霍德尔,啧,不愧是我看上的人,连侧脸都这么好看……哎呀,这灯光打得真好……

我猛地心生一计,乖徒儿,原谅我剽窃你的创意,师傅也是迫不得已。

看着宾客们都走了差不多了,再拜托缪斯拖住霍徳尔后,我开启了格劳瑞送我的那几坛烈酒,猛灌一口——

嗝,好像有点好喝。

那就再来一口?我又灌了一口。

嗯?怎么这么快就喝完了?

不过瘾的我又开了一坛,吨吨吨的又解决了一坛。

等我回过神来,几坛本意欲用来壮胆烈酒就这么被我莫名其妙的喝完了。

“怎么喝了这么多酒?”也许是我喝多了出现幻觉,霍德尔这货的脸就这么在我面前晃着,算了不管了——

“喂霍德尔!我——”我揪起他的领子。

“嗝。”不受控制地,我打了个嗝。

“……”“……”

“噗。”我听到了他清晰的笑声。我怒从心头起,本来因为那个嗝荡然无存的勇气又如火焰般熊熊燃起。

我用力将他按到了一边的墙上,大喊:“老娘喜欢你!你不喜欢我什么?我改!”

“……”

“……”

“……你怎么不说话。大老爷们一个,给个痛快。”这令人窒息的气氛,再没人吱个声我就要尬死了,在比谁先说话谁就输了的游戏吗?我认输行了吧?

“你……”他似是有点艰难的开了口。

“嗯!我怎么?”

“的胸……”他的耳尖都泛起了粉红色。

?!?!

深吸一口气,我往下一看——

嗯,少儿不宜,不多描述了。反正你只要知道我俩贴的挺近的就是了。哎呀某方面发育的太好还真是令人烦恼呢。

我下意识的想要从他身上离开,等等!这才是最有利的局面啊!这么想着,我又一次压到了他身上。

“喂,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那个……你先下来啊……”感受着对方僵硬的身体,我心情大好,变本加厉地更凑近了些。

“不下,你先回答我问题。”我愈发像个无赖,将呼吸悉数喷在他的脖颈间。为了防止他挣扎,我还将腿抵在了他的两股间……

嗯?这个触感是……

!!!

不是吧?我僵硬地抬头看霍德尔的表情,他的脸已经红的像个熟透的番茄,似乎在隐忍着什么……晚了,过火了。

在心中默默为自己点蜡的同时,我转身就跑。

在蹦哒了不到五秒后,我就被抓了回去。

“那个,我错了。”人生在世,该怂就怂。

“嗯。”他越冷静我就越慌的一匹。

“那啥,可以放开我了么……”

“你刚才都没放,我为什么要放?”

“嘤。”现在卖萌还有用吗?在线等,挺急的。

缪斯突然探头出来,道:“前辈,客房收拾好了哦。要我们带你去吗?”

“不用了,我自己去可以。”霍德尔将我往肩上一扛,力度之大让我差点将今晚吃的东西吐出来。

我在霍德尔的肩上看着那对小情侣计划得逞的样子,咬牙切齿。

“对了前辈!床头柜第二格有好♂东♂西哦!记得看一下!”末了,缪斯还不忘补上一句。

我没你这个徒弟。

我选择死亡.jpg

房东与她的租客小妖精们

all凯向,涉及丹秋、安艾
凯佬似乎被我写的有点崩,对不住!QAQ
全员巨OOC!!!

“你说雷狮又耍酒疯了?”凯莉看着面前男生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皱了皱眉。

“是啊……他们拉着金就是不肯放手,非要跟他对歌什么的……”这种事情平时也不是没有过,可这次似乎有点严重,最可靠的室友格瑞偏又不在,紫堂幻无奈只好麻烦现任房东——凯莉。

说来这栋楼的房东本不是凯莉,原本是刚才紫堂幻话中提到的金——的姐姐秋。前年结婚,已在外头买好了房,搬出去住前本想将房东这一职务授予金,可看了看自家弟弟还有点傻气的笑容,秋叹了口气,将这一职务转手交给了弟弟的发小凯莉。

新官上任,租客中最不安分的003号房就给她来了个下马威——整晚夜深人静的时候借着喝醉的借口耍酒疯,鬼哭狼嚎。可听着咬字pei顺溜,让人怀疑到底有没有醉。

管他有没有醉,吵到了人是事实,凯莉便挑了个合适的地点、合适的时间——给他们下了个战书,如果她能喝得过她们全部人,他们以后就不得再作妖,反之,她就免了他们三个月的房租。

他们也都是身经百战的人——除了卡米尔,被雷狮保护的好好的,滴酒未沾过,碰不得。于是就变成了一对三,看着面前小姑娘的身板,雷狮不屑的笑了笑。

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佩利和帕洛斯已经倒了,他现在也有点头晕,凯莉的双颊染上了一层绯红,情况与他半斤八两,可是——

这是哪里来的小祖宗!雷狮心里暗叹,见眼前女孩狐狸般狡黠的蓝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心下一动,“怎么?”

“你怎么不喝?想拖延时间?”女孩的嘴唇在昏暗的灯光下一张一合,粉粉嫩嫩。配上这番话竟令她有种娇俏的感觉。

“我怎么敢呢?房东大人。”他突然起了坏心思凑近了些。凯莉因为酒精的缘故,一时脑袋转不过弯,愣愣的坐在那里,任由他凑近。

一双手猛地将她往后拉,顺势搂在怀中。

“怎么又喝那么多酒。”格瑞的语气淡淡,似是不辨喜怒,作为发小的凯莉却听得出他语气中的不爽,心虚地往他怀中缩了缩。

“走吧。”格瑞心下一软,语气也跟着放缓。凯莉却不依,喝了那么多酒,哪能这么算了?凑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

临走前,雷狮感受到格瑞凉凉的目光,也回应了他一个漫不经心的眼神。

这事似乎就这么告一段落,可稍微知内情的人说,雷狮这位大佬不知与格瑞做了什么交易,才保证不再扰民。

结果这回又闹腾上了。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走在楼梯上的凯莉暗骂了一句。堪堪对上了来人的目光,格瑞也是一愣。一想到刚才骂的人里也包括他,凯莉突然有点心虚。格瑞倒是神色如常,“我刚回来就听见动静,就上来了,吵着你了?”

凯莉摇头,“你一副看过的样子,怎么样?”

“没什么,就是普通的发酒疯。实在吵得不行我叫隔壁嘉德罗斯一起堵了他们的嘴算了。”凯莉“噗嗤”一笑,“行啊,我跟你一起。”感受到竹马凉凉的目光,她立马道:“雷大爷发酒疯可难得一见,要不趁此时拍点黑历史,怎么对得起那次我的胃?”想起那次她不仅没成功治了雷狮那小妖精,还被格瑞勒令一个月不许吃甜食,凯莉就一阵懊恼。

“好不好嘛?”凯莉拼命地眨着眼睛,直到她眼皮都酸了,格瑞这才从牙缝中挤出一个好字。

凯莉雀跃的来到003门前打开门——却被一身酒味的雷大爷抱了个满怀,末了他还挑起挣扎未果的她的下巴,邪魅一笑——

“哟,这似谁家的靓女?那么俊?”

有没有人一起入团?
呜呜呜画很棒衣服很好看模特小姐姐也超美!
不来一发吗?
画师没时间找要授权了!模特也是!
【侵删致歉!】

链接走起!【【比熊和兔子】独家 APH 世界公馆 娘塔利亚 王春燕 燕子 cosplay】http://m.tb.cn/h.3chghhs 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咑閞;或復·制这段描述€G5RQ0Ax3zmO€后到👉淘♂寳♀👈

【布缪】故意为之

人设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雇佣杀手设定
ky退散!

巨大的水晶灯十分晃眼,就如同它底下正对着的

两人一样让布莱克感到刺目。

红发女子大方得体的笑着,对面的肥胖男子一双

小眼睛闪烁着不怀好意的精光,目光不安分地游

走在女子的胸/脯、臀/部等部位,但当他意欲

再“做些什么”的时候,女子总会“不经意”地躲开。

“先生,你在这可是呆了很久了呐,这里的葡萄

酒……有那么好喝么?”一双手不知何时攀上了他

的,面容姣好的女人娇笑着,将他的手臂搂得更

紧了些。

布莱克的双眸中却是闪过一道冷光。

“呀!”他不耐地一甩手,女人摔倒在地,众人的目

光瞬间聚焦在他与女人身上。他就那样静静的站

着,却没有打算做出经一步动作。

“没事吧?”另一双手轻轻扶起了在地上啜泣的女

人,女人抬眼看来者,瞬间沦陷在那祖母绿的双

眼盛满的温柔中。

“不好意思,我朋友从小就害怕与异性接触,反应

有点过激,我代他向你道歉,您可愿意接受?”雷

伊笑着道,女人的双颊迅速飞上一片绯红,愣愣

的摇头。

事态似乎没有往着多数人的期望发展,众人的视

线慢慢又回到了自己的事情上。布莱克回头寻找

那一抹红色身影,却不知所踪。

“慕(缪)斯哈耍阿虎(好像打算)提前重(动)

手了。”嘴里塞满甜品的卡修斯好心的告诉他。

“……”布莱克感到胸中的火焰烧的更旺了,炙烤着

他的胸腔。一杯杯的酒灌下肚,布莱克感觉自己

的体温在快速的上升——

“目标已死。”耳机中传来的冷漠机械音在此时却如

同天籁,布莱克与队友们交换了个心照不宣的眼

神,默默的按事先约定的顺序“退场”。

布莱克是最后一个离开的。盖亚走时还对他吹了

个意味不明的口哨。

当他回到“临时住所”时,缪斯早已清理完毕,闭着

双眼躺在沙发上似是睡去。

布莱克低下头看她,魅惑而成熟的妆容已经卸

去,使她变得像一名普通的少女,但却依旧蛊惑

人心。能很好勾勒身材的开叉旗袍换成了舒适的

睡袍,因为有些宽大,隐隐约约露出锁骨。他盯

着她没有口红的唇瓣,将头低得更低了些,想要

品尝它的味道——

“嗯……布莱克?”缪斯突然睁开了眼,金色的眼中

带着惺忪,“你身上的酒味好重……”声音因为刚睡

醒,软软糯糯的。

布莱克发现自己本来已被夜风吹得下降了不少的

体温又该死的升高了。他欺身上前,重重压在缪

斯身上,将自己的唇覆上她的,舌头像一条灵活

的蛇,迅速攻略着对方的城池。

缪斯一开始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挣扎了几下,

布莱克揽过她的腰肢,轻轻掐了一把,示意她放

松。缪斯僵硬的身子才软下来,她回抱住布莱

克,配合着加深了这个吻。

片刻,布莱克的唇离开了缪斯的,一道半透明的

津液自缪斯口中延伸至布莱克的口中,不经意的

掉落在缪斯睡袍内,布莱克的眸子暗了暗,伸手

去解她的睡袍。


“唔……”不经意地触碰到对方的肌肤时,对方无意

识的呻/吟如同一桶热油,浇在他胸腔的那团火焰

上。布莱克胡乱地褪下缪斯的睡袍,抱起她,

使她倚靠在他胸前。任务穿着的西装十分束缚他

的行动,他不耐烦地一扯领带,衬衣上的几个扣

子瞬间崩开。也好,省了解扣子的功夫。布莱克

想。

面前女子的肌肤如白瓷一般光滑、白皙。即使在

夜晚中,也散发出一层淡淡的光晕。一想到接下

来他会对她做的事,布莱克海蓝色的双目里翻滚

起一阵阵的波涛。

她的脖子还是那么纤细,似乎他只要一使劲就可

以掐断。闻着她的发间的清香,他在上面啃咬

着、吮吸着。满意地听着她低低的、刻意压抑却

总也无法控制的呻/吟声。布莱克的手探进了缪斯

的内衣里,没轻没重的蹂躏着,像是要发泄什么

一般。

“布莱克……呜……轻一点……呀!”受不了对方的“折

磨”,缪斯讨饶,没料对方却一口咬上了自己的锁

骨,身体上如电流般快速传来的快感让她瞬间尖

叫出声。

她似乎哭了。布莱克看着面前眼圈泛红的女子,

想道。他心下一软,凑近对方的脸,想要为其舔

去泪水,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缪斯却猛地发力,

挣脱他的钳制的同时搂过他的脖子,在他的喉结

上报复性地重重咬了一口。


“唔……!”他果然不该对面前的小恶魔心软,尤其

是在这种情况下。布莱克的眸子中此时此刻盛满

了狂风暴雨。